鸟生鱼汤-鹿鼎记玄桂同人专站's Archiver

aoiyama 发表于 2010-1-13 23:26

【转载】【LDJ原著YY】水漫“金”山BY lanre

摔跤篇
UXPI'H.WdaF
/x|5X&fRl "yGt,|r$~$Fj
'p+c4A6|/r&X
这哪里是摔跤,摆明了是H嘛!掀桌!-gp(E`C4A
金老,乃才是中国第一同人男啊!
e#|?t,wyA` &n(jHw.~7Z9^'}
----------------------.V7ZO!e R'PU,r.D

n7\ ZLq)g,n'u 《鹿鼎记》第四回 无迹可寻羚挂角 忘机相对鹤梳翎LTk}g@(Co @

k$`f-ljU)X.uR(Q 靴声响到门口,那人走了进来。韦小宝从桌底下瞧出去,见那靴子不大,来人个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男孩,当即放心,将烧饼放入口中,却也不敢咀嚼,只是用唾液去慢慢浸湿烧饼,待浸软了吞咽。(按:唾液,慢慢浸湿,吞咽……咋这么YD呢???头一次见小康熙,小小宝就欲火焚身了,囧。)
CF-mY,D 5f*Q7F7AJ["E p3d
只听得咀嚼之声发自桌边,那男孩在取糕点而食,韦小宝心想:“也是个偷食的,我大叫一声冲出去,这小鬼定会吓得逃走,我便可大嚼一顿了。”又想:“刚才真笨,该当罢几碟点心倒在袋里便走。这里又不是丽春院,难道短了什么,就定是把帐算在我头上?”
A0UcFkj'gL
@PG Q5q%I8s \ 忽听得砰砰声响,那男孩在敲击什么东西,韦小宝好奇心起,探头张望,只见那男孩约莫十四五岁年纪,身穿短打,伸拳击打梁上垂下来的一只布袋。他打了一会,又去击打墙边的皮人。那男孩一拳打在皮人胸口,随即双臂伸出,抱住了皮人的腰,将之按倒在地,所用手法,便似昨日在酒馆中所见到那些摔跤的满人一般。韦小宝哈哈一笑,从桌底钻了出来,说道:“皮人是死的,有什么好玩?我来跟你玩。”(按:是什么促使小小宝站出来和小康熙玩摔跤?因为小康熙“一拳打在皮人胸口,随即双臂伸出,抱住了皮人的腰,将之按到在地”!莫非小小宝潜意识里就希望被抱,被按倒?或者是把小康熙抱住,把小康熙压倒?~所以说,央视版的LDJ以“压倒性”的优势战胜诸版成为最忠于原著的电视剧!)Z:vYSdj4O

]%G-i+tV;D 那男孩见他突然现身,脸上又缠了白布,微微一惊,但听他说来陪自己玩,登时脸现喜色,道:“好,你上来!”(按:攻受渐趋分明。)韦小宝扑将过去,便去扭男孩的手臂。(按:此一“扑”一“扭”,道尽小小宝之猴急。)那男孩一侧身,右足一勾,韦小宝站立不住,立时倒了。(按:原来是个银样蜡枪头,paper tiger……)那男孩道:“呸,你不会摔跤。”(按:此一“呸”,就是传说中的“娇嗔”。小受不满小攻的糟糕技术,恼了。)韦小宝道:“谁说不会?”跃起身来,去抱他左腿。(按:宁可杀,不可辱。事关小攻的尊严!)那男孩伸手抓他后心,韦小宝一闪,那男孩便抓了一个空。韦小宝记得茅十八在酒馆中与七名大汉相斗的手法,突然左手出拳,击中那男孩下颚,砰的一声,正好打中。(按:攻就是攻,哪怕是弱攻。俗话说的好,瘦死的骆驼比马大。不会武功的小攻也比受强……囧)
!?/Q#r3Ot0Rr#S -R;|cFa7_'o]$a
那男孩一怔,眼中露出怒色。韦小宝笑道:“呸,你不会摔跤!”(按:此一“呸”,乃小小宝故意学小康熙的“娇嗔”。相当于小攻用言语调戏or戏谑小受。)那男孩一言不发,左手虚幌,韦小宝斜身避让,那男孩手肘骤出,正撞在他的腰里。(按:女王发飙了。女王聪明又有手段,专挑小攻敏感部位撞。)韦小宝大叫一声,痛得蹲了下来。(按:又痛又麻,被撞到敏感部位。)那男孩双手从他背后腋下穿上,十指互握,扣住了他后颈,将他身上越压越低。(按:一幅n18春gong图。此时女王欲反攻。)韦小宝左足反踢。(按:小攻死活不肯。)那男孩双手猛推,将韦小宝身子送出,拍的一声,跌了个狗吃屎。(按:女王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。)韦小宝大怒,翻滚过去,用力抱住了男孩的双腿,使劲拖拉,那男孩站立不住,倒了下来,正好压在韦小宝身上。(按:H场景中经常可以看到的描写。)这男孩身材比韦小宝高大,立即以手肘逼住韦小宝后颈。(按:嘎?身材比小宝高大?看官勿惊,拍拍,这次是年下攻。)韦小宝呼吸不畅,拼命伸足力撑,翻了几下,终于翻到了上面,反压在那男孩身上。(按:主动权争夺战。看官们是不是在H文里经常看到呢?)只是他人小身轻,压不住对方,又给那男孩翻了上来压住。(按:擦汗,继续压来压去。)
$RXWN;M'te*G\ P7H
b NW;NI|1@nBB+I"G3o 韦小宝极是溜滑,(按:溜滑,不但可以形容人小机灵,而且可以形容皮肤~)放开男孩双腿,钻到他身后,大力一脚踢中他屁股。(按:踢中屁股……这个可不可以看做有KY的功效?抖~)那男孩反手抓住他右腿使劲一扯,韦小宝仰面便倒。那男孩扑上去叉住他头颈,喝到:“投不投降?”(按:小康熙绝对害羞了,才会去叉头颈这一要害。)o qv\e?

F*w){h!t5R 韦小宝左足勾转,在那溜滑腰间擦了几下,那溜滑怕痒,嘻的一笑,手劲便松了。(按:溜滑,不但可以形容皮肤,而且可以形容美人~小小宝善于抓主要矛盾,一抓,人家就松手了~)韦小宝乘机跃起,抱住他头颈。(按:猜测金老删除了一句话——抱住他头颈一下亲了上去。)那溜滑使出摔跤手法,抓住了韦小宝后领,把他重重往地下一摔。(按:美人被轻薄,自是将人摔得重重的。)韦小宝一阵晕眩,动弹不得。(按:亲到了美人,自然晕眩。)那溜滑哈哈大笑,说道:“服了么?”%gy1} B @XF \(]
r#q.rhx|w+O
韦小宝猛地跃起,一个头锤,正中对方小腹。那溜滑哼了一声,倒退几步。韦小宝冲将上去,那溜滑身子微斜,横脚钩扫。韦小宝摔将下来,狠命抱住了他大腿。两人同时跌倒。一时那男孩翻在上面,一时韦小宝翻在上面,翻了十七八个滚,终于两人互相扭住,呼呼喘气,突然之间,两人不约而同的哈哈大笑,都觉如此扭打十分好玩,慢慢放开了手。(按:滚来滚去,压来压去~~不排除擦枪走火的可能性~)'H3L%y5q t^ Z:Q

4xZ{FC@Q~S 那男孩一伸手,扯开了韦小宝脸上的白布,笑道:“包住了头干什么?”(按:风流之后,小小宝反倒不好意思了。)*_w o B{ lA8?
:K0Ew PCh2b5x
韦小宝吃了一惊,便欲伸手去夺,但想多方既已看到自己的真面目,再加掩饰也是无用,笑道:“包住了脸,免得进来偷食时给人认了出来。”那男孩站起身来,笑道:“好啊,原来你时时到这里偷食。”韦小宝道:“时时倒不见得。”说着也站了起来,见那男孩眉清目秀,神情轩昂,对他颇有好感。(按:还记得那戚少商和顾美人第一次见面时是怎么夸美人的?)
N5d3A#UY$Y
ke2a)Zg 那男孩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韦小宝道:“小桂子,你呢?”那男孩略一迟疑,道:“我叫……叫小玄子。你是那个公公手下的?”韦小宝道:“我跟海老公。”小玄子点了点头,就用韦小宝那块白布抹了抹额头汗水,拿起一块点心便吃。(按:已经好到不分彼此了。记得小说里经常用的桥段么,某A从不和别人用一个杯子饮咖啡,却能心安理得地和某B喝同一个杯子里的水。)韦小宝不肯服输,心想你大胆偷食,我的胆子也不小子你,当即拿起一块千层糕,肆无忌惮的放入口中。,l|b`%xQ6B,h{%Q

;~$R"on9hv 小玄子笑了笑,道:“你没学过摔将,可是手脚挺灵活,我居然压你不住,再打几个回合,你便输了。”韦小宝道:“那也不见得,咱们再打一会试试。”小玄子道:“很好!”两人又扭打起来。(按:还在为谁上谁下的问题争论。众:那是情趣,你懂什么!好吧,懂情趣的桂玄又开始压来压去,扭来扭去了……)/x0}P0v"Y

+\%jc%{Y"R 小玄子似乎会一些手脚之技,年纪和力气都大过韦小宝,不过韦小宝在扬州市井间身经百战,与大流氓,小无赖也不知大过多少场架,扭打的经验远比小玄子丰富。总算他记得茅十八的教训,而与小玄子的扭打只是游戏,并非拼命,什么拗手指,拉辫子,咬咽喉,抓眼珠,扯耳朵,捏阴囊等等拿手的成名绝技,倒也一项没使。(按:“一项沒使”的意思就是全都使上了。这里回顾小宝的过去,点明此小攻看起来很菜,其实也是个有经验的老手。传说中的痞子攻。)这么一来,那就难以取胜,扭打了几个回合,韦小宝终于给他骑在背上再也翻不了身。(按:传说中的骑乘式。)小玄子笑道:“投不投降?”韦小宝道:‘死也不降。“小玄子哈哈一笑,跳了下来。(按:小受总是喜欢有志气的小攻。)LD-? cm;jdynM9Q
9dA sA#cHN?uz
韦小宝扑上去又欲再打。小玄子摇手笑道:“今天不打了,明天再来。不过你不是我对手,再打也没用。“韦小宝不服气,摸出一锭银子,约有三两上下,说道:“明天再打,不过要赌钱,你也拿三两银子出来。“小玄子一怔,道:“好,咱们打个彩头。明天我带一怔来,中午时分,在这里再打过。“韦小宝道:“死约会不见不散,大丈夫一言既出,……马难追。“(按:沒文化的小攻就是好!单刀直入,大胆提出约会!)这”驷马难追“的驷”他总是记不住,只得随口含糊带过。小玄子哈哈大笑,说道:“不错,大丈夫一言既出,……马难追。”说着出屋而去。
? px,b a(b
1^J6P&k1VV!v 韦小宝抓了一大把点心,放在怀里,走出屋去,想起茅十八与人订约比武,虽在狱中,也要越狱赴约,虽然身受重伤,仍是誓守信约,在得胜山下等候两位高手,这等气概,当真令人佩服。他听说书先生说英雄故事,听得多了,时时幻想自己也是个大英雄,大豪杰,即与人订下比武之约,岂可不到?心想明日要来,今晚须得回到海老公处,于是顺着原路,慢慢觅到适才赌钱之处。先前向着右首走,以至越走越远,这次折而向左,走过两道回廊,依稀记得庭院中的花木曾经见过,一路寻将过去,终于回到海老公的住所。gk&jGW'{W1x I'?
*qNV.cn[@E
……0mP!n,WbO*M;iG
9G0fm4Y2\/T9eY)Tr p
韦小宝心中记着的只是和小玄子比武之事,赌局一散,便奔到那间屋去。(按:心中只有他!)只见桌子上仍是放着许多碟点心,他取了几块吃了,听得靴子声响,只怕来的不是小玄子,小心先钻入桌底再说,却听得小玄子在门外叫道:“小桂子,小桂子!”
bQdor1P|yk F C&{ WZ%D F[?
韦小宝跃到门口,笑道:“死约会,不见不散。”小玄子也笑道:“哈哈,死约会,不见不散。”(按:你看,直奔主题,约会!)走进屋子。韦小宝见他一身新衣,甚是华丽,不禁颇有妒意,寻思:“待会我扯破你的新衣,叫你神气不得!”一声大叫,便向他扑了过去。(按:恶狼传说!扒光小受的欲念涌起,一声狼叫,扑了过去!)
l2l:FzWby*PS
~J w8X7XN 小玄子喝到:“来得好。”扭住他双臂,左腿横扫过去。(按:传说中的女王受+诱受!可以配上表情,比如邪魅一笑,冷一回眸之类的,orz)韦小宝站立不定,幌了几下,一交跌倒,拉着小玄子也倒了下来。(按:运动幅度太大,双双摔下了床。)^Wd+D;X.Z"B]6e5}q8S
r(Pm9DlI;qJx
韦小宝一个打滚,翻身压在小玄子背上,记着海老公所教,便伸手去拿他后腰穴道,可是他没练过打穴拿穴的功夫,这穴道岂能一拿便着?拿的部位稍偏。小玄子已然翻了身,抓住他左臂,用力向后拗转。(按:少儿不yi又开始了……所以说cctv版LDJ的剧照一出来,大家都吼“少儿不yi”,嘿嘿,看起来要寻根溯源啊~)韦小宝叫道:“啊哟,你不要脸,拗人手臂么?”(按:打情骂俏。)小玄子笑道:“学摔跤就是学拗人手臂,什么不要脸了?”(按:继续打情骂俏。)韦小宝乘他说话之时口气浮了,全身用力向他后腰撞去,将背心撞在他头上,右手从他臂腋穿了过来,用劲向上甩出。小玄子的身子从他头顶飞过,拍的一声,掉在地下。 F7Vd A3m9q\]&m

y`)L6C'g'{ Q^e 小玄子翻身跳起,道:“原来你也会这招“羚羊挂角”。”韦小宝不知“羚羊挂角”是什么手法,误打误撞的胜了一招,大为得意,说道:“这'羚羊挂角“算得了什么,我还有许多厉害的手法没使出来呢。”小玄子喜道:“那再好也没有了,咱们再来比划。”(按:床底间的花样还真多~)3_ |N/vC RJ6@z

;Cz-z U8QVxH"U"j 韦小宝心道:“原来你学过武功,怪不得打你不过。可是你使一招,我学一招,最多给你多摔几交,你的法子我总能学了来。”眼见小玄子又扑将过来,便也猛力扑去。不料小玄子这一扑却是假的,待韦小宝扑到,他早已收势,侧身让开,伸手在他背上一推。韦小宝扑了个空,本已收脚不住,再给他顺力推出,登时砰的一声,重重摔倒。
!D lM*`g3K,r1u5D?
0E9e`{;`iEl'` 小玄子大声欢呼,跳过来骑在他背上,叫道:“投不投降?”(按:看官们是否觉得这话很耳熟?H文里经常出现的:“求我啊,求我我就放过你!”)
;p{F"Yi(s}5Q,L
UR p }/V+I+D\ 韦小宝道:“不降!”欲待挺腰翻身,蓦地里腰间一阵酸麻,后腰两处穴道已被小玄子屈指抵住,那正是海老公昨晚所教的手法,自己虽然学会了,却给对方抢先用出。(按:酸麻还是酥麻?这就沒人说得清了。)韦小宝挣了几下,始终难以挣脱,只得叫道:“好,降你一次!”(按:耳熟吧?H文理经常出现的:某某的身体背叛了理智,快感一波一波袭来,终于忍不住求饶~)|$ET}k&wnW8]

'\*|1l ]L!J 小玄子哈哈大笑,放了他起身。韦小宝突然伸足绊去,小玄子斜身欲跌,韦小宝顺手出拳,正中他腰眼。小玄子痛哼一声,弯下腰来,韦小宝自后扑上,双手箍住他头颈两侧。(按:小攻发飙了,后果很严重。)小玄子一阵晕眩,伏到在地。(按:晕并快乐着。)韦小宝大喜,双手紧箍不放,问道:“投不投降?”(按:又开始了~想要,求我啊~)5R2xR5F|.C6L
v(NoIp9J
小玄子哼了一声,突然间双肘向后力撞。韦小宝胸口肋骨痛得便欲折断,大叫一声,仰天倒下。小玄子翻身坐在他胸口,这一会合又是胜了,只是气喘吁吁,也已累得上气不接下气,问道:“服……服……服了没有?”(按:这个叫声销魂不?耳熟不?H文里:啊……嗯……啊啊……啊……)韦小宝道:“服个屁!不……不……服,一百个……一……一万个不服。你不过碰巧赢了。”(按:继续叫床。)小玄子道:“你不服,便起来打过。”韦小宝双手撑地,只想使劲弹起来,但胸口要害处给对手按住了,酸麻力气都使不出来,僵持良久,只得又投降一次。(按:难道真正的攻是康熙?或者是互攻?)
n,g/\6R H1v5]yT#u X4Y]K4Zm5e
小玄子站起身来,只觉双臂酸软。韦小宝勉力站起,身子摇摇摆摆,说道:“明儿……明儿再来打过,非……非叫你投降不可。”小玄子笑道:“再打一百次,你也……也……也是个输,你有胆子,明天就再来打。”韦小宝道:“只怕你没胆子呢,我为什么没胆子?死约会,不见不散。”小玄子道:“好,死约会,不见不散。”(按:风流过后,气息未定,还在喘息,却已约了下次再见。真是有情有义的两只啊。)aes p)h4~ ~_

8c8\z:O+~#Ws9Y 两人打得兴起,都不提赌银子的事。小玄子既然不提,韦小宝乐得假装忘记,倘若是他赢了,银子自然非要不可。
IL foB:\#Vd Je/NYfT%w+V
…………

翡翠星寒 发表于 2010-3-2 06:53

哎呀我的天...XD
)f'`;ml7R g 两人摔跤果然是最不CJ的擦边球啊!;Q;~B @`+O$G
还记得有小孩遇见家长XXOO都会问“爸爸你为什么要跟妈妈打架”——可以延伸到“摔跤”~哈哈

左冢右迹 发表于 2010-5-7 13:27

扭打,压来压去,翻滚,流汗,气喘吁吁.....H几要素都占全了....怎能不jq?!

衰仔King 发表于 2010-5-13 23:43

他地之间的jq 果然主要都系由细就开始培养的

页: [1]

Powered by Discuz! Archiver 7.2  © 2001-2009 Comsenz Inc.